<p id="f5nt3"><progress id="f5nt3"><progress id="f5nt3"></progress></progress></p>

    <p id="f5nt3"></p>

      <mark id="f5nt3"><cite id="f5nt3"></cite></mark>
      <address id="f5nt3"></address>

        <form id="f5nt3"></form>
        <mark id="f5nt3"><cite id="f5nt3"></cite></mark>

          <p id="f5nt3"><meter id="f5nt3"><thead id="f5nt3"></thead></meter></p>

            <noframes id="f5nt3">
            常用法規 律師簡介 北京離婚律師網簡介 離婚協議書范文 離婚手續 業務范圍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推薦律師

            范林剛 律師
            手 機:13391711388
            電 話:010-52663198
            E-mail:king-lawyer@sohu.com
            微信:lawyer_fan QQ:30085781
            北京朝陽東四環中路
            76號 大成國際中心C
            座6層 [乘車路線]
            律師簡介
              范林剛律師,北京律師,專業離婚律師、房產律師。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及北京市律師協會會員北京律師事務所工作。王牌律師網推薦律師,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執業律師。(執業證號:11101200510955101)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是范林剛律師一貫的。......>>更多
            {$MY_本站最新留言標簽}
            邱某與程某離婚糾紛上訴案(復雜,全面及案例分析)
            作者:佚名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3-04-03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XX)穗中法民一終字第XX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邱某。
              委托代理人:洪X,廣東X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吳X,廣東X律師事務所律師助理。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程某。
              委托代理人:程X。
              上訴人邱某因離婚糾紛一案,不服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20XX)黃民一初字第XX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查明:程某、邱某于1985年1月認識,1989年戀愛,1990年1月18日登記結婚,1990年9月26日生育一兒子邱XX,現在廣州X中學讀高三。程某、邱某婚前及婚后感情尚好,2005年1月,程某患乳腺癌做了乳房(一邊)切除手術,手術后,因家務問題和家庭經濟問題,夫妻之間漸漸產生矛盾。程某認為邱某對自己關心不夠,邱某則認為自己已盡義務,為此,兩人時有爭吵。現程某起訴離婚,邱某表示同意。但雙方為財產分割問題各執己見,調解無效。
              另查明,程某、邱某夫妻共有財產有:座落在黃埔區黃XX東路18X號大院4X號2XX房房屋一套及座落在黃埔區XX大道1X號7X8房房屋一套。庭上,程某、邱某共同確認這兩套房的價值分別為650000元和185000元。黃埔區黃XX東路18X號大院4X號2XX房內的財產有:東芝牌29寸電視機一臺、愛妻牌全自動洗衣機一臺、西門子牌電冰箱一臺、海爾牌電腦一臺、海爾牌2.5匹空調柜機一臺、海爾牌小1匹空調機兩臺、布藝沙發一套、餐臺一套及一些固定在房內的家俬。
              至2008年8月,程某名下有公積金67307.49元,邱某名下有公積金96395.45元。程某名下在中國工商銀行有定期存款73000元,邱某名下在中國工商銀行有定期存款62689.58元。2002年1月7日,邱某向中國平安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投保了千禧紅A(652)人壽保險,躉交了10000元保險費,被保險人為程某,生存受益人為程某,事故受益人為邱某,保險期間為10年,保單生效日為2001年12月14日。
              程某名下持有的基金情況為:博時增長15493.09份、華商領先10601.40份、鵬華價值2372.37份、荷銀效率3783.25份、交銀藍籌6212.42份、長信金利19259.53份、嘉實海外基金20150.41份、易基價值成長基金13337.84份、廣發聚豐基金6869.73份、中海成長基金19762.85份。其中,程某名下的博時增長基金有7696.91份是程某母親出資8000元委托程某購買。邱某名下在中信建投證券有限責任公司廣州市X東路證券營業部持有萬科A股票200股和風華高科股票4400股 ,另外,邱某的股票帳號資金余額為3125.36元。在2008年11月28日原審法院主持的質證中,程某、邱某均同意按當天上網查詢的基金、股票每份(股)市值來確定雙方名下的基金和股票價值。即博時增長0.5195元、華商領先0.5558元、鵬華價值0.501元、荷銀效率0.530元、交銀藍籌0.5275元、長信金利0.5041元、嘉實海外基金0.396元、易基價值成長基金0.7307元、廣發聚豐基金0.4572元、中海成長基金0.5077元、萬科A股6.82元、風華高科2.92元。根據上述單價計算,程某名下的基金總價值為:61020.34元,減去程某名下屬于其母親所有的博時增長基金7696.91份的價值3998.54元,即程某名下的基金總價值為57021.8元。邱某名下的股票總價值為14212元。
              2007年9月,程某、邱某夫婦拿出20000元委托程某的哥哥程XY炒股,在2008年11月28日原審法院主持的質證中,雙方確認所購股票市值為6196元。
              再查明,從2007年4月18日— 2008年9月30日,邱某在中國農業銀行廣州市大沙支行62284800805XXX216的帳號上取走活期存款共計105200.71元,具體取款時間和金額如下:2007年4月18日取20000元、2008年5月8日消費27843元、5月10日取4000元、5月29日轉支41000元、8月9日取800元、8月11日取1500元、9月29日取5500元、9月30日現銷4557.71元。2008年5月8日,邱某在該帳號上轉存了27500元。2008年5月8日消費的27843元,邱某用于為其母親黃XX恒支付過渡性醫保金和重大疾病補助金。2008年1月18日、5月8日、9月3日,邱某在中國農業銀行廣州市大沙支行44-062300XX1674XX帳號上分別取出定期存款21627.86元、36597.88元、11102.55元。2008年1月18日、5月8日,邱某又在該帳號上分別存入1656.22元、9446.33元。2008年9月19日,邱某在中國建設銀行廣州黃埔支行取走整存整取存款10000元。
              程某、邱某夫妻的共同債權有5000元(出借給程某的哥哥程暢)。
              邱XX于2008年10月28日寫下字據,表示父母離婚后,其愿意跟隨程某生活。對該字據,程某、邱某均無異議。
              上述事實,有結婚證、房產證、公積金存折、查詢個人儲蓄存款函(回執)、查詢證券帳戶函(回執)等證據及當事人陳述證實。
              原審法院認為,程某、邱某婚前認識時間較長,經過自由戀愛后結婚,婚姻有一定的感情基礎,婚后感情尚可并育有一子。2005年程某患病后,作為丈夫的邱某理應多體諒、多關心程某,多盡家庭義務,讓程某心情愉快,以利身體的康復。作為妻子的程某,也應樹立信心,堅強面對,與丈夫共同處理好家庭的各項事務。但因程某、邱某之間在患難之時缺乏互諒互讓,互敬互愛,導致夫妻產生矛盾,不時爭吵。現程某提出離婚請求,邱某表示同意,說明夫妻感情確已破裂,應準予離婚為宜。關于兒子的撫養問題,因邱XX表示愿意跟隨程某生活,邱某無異議,邱XX雖已年滿18周歲,但因其高中未畢業,根據法律的有關規定,邱某仍應支付兒子的撫養費至其完成高中學業時止。撫養費的給付應根據程某、邱某目前的收入情況及兒子的生活需要來考慮,邱某每月支付800元為宜,期間邱XX的學習和醫療費用憑有效單據由程某、邱某各負擔50%。至于邱XX以后讀大學的學習費用及醫療費問題,程某、邱某可商量解決,本案不作處理。
              關于夫妻共同財產,除對邱某在中國農業銀行廣州市大沙支行及中國建設銀行廣州黃埔支行取出的款項外,其余程某、邱某均無異議,原審法院將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認可和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作出判決。關于邱某從2007年4月18日-2008年9月30日在中國農業銀行廣州市大沙支行及中國建設銀行廣州黃埔支行取走的存款共計184529元應如何認定問題,經查,邱某在取款的同時又有轉存款的事實,轉存的款項共計有38602.55元,該款可從邱某的總取款數中扣除,即邱某取款數為145926.45元。至于2008年5月8日消費的27843元,邱某為其母親交納了保險金,邱某稱此事程某知道,現在程某予以否認,邱某又無證據證實,故其辯解不予采信。根據法律規定,夫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作出重要處理決定時,夫妻雙方應當平等協商,取得一致意見。故邱某擅自將夫妻共有的款項為其母親支付保險金,該款仍應視為夫妻共同存款,分割財產時予以考慮。邱某稱2008年5月29日轉支的41000元,是用于清還邱某借款炒股的資金,同樣因沒有證據證實,原審法院不予采納。關于2008年9月29日、30日所取的10057.71元,邱某稱用于支付離婚訴訟的律師費,因該筆費用不是用于家庭生活,該款同樣應作為夫妻共同財產予以分割。關于中國建設銀行廣州黃埔支行取出的10000元,邱某庭審中稱該款為其母親的款項,后又稱用于家庭日常開銷,其辯解自相矛盾且無證據證實,故原審法院不予采信。至于其他款項,邱某認為均用于家庭生活(且程某知道)或是其父母的錢,卻沒有提供充分的證據證實,程某也不認可,故原審法院不予認定。因邱某取出的145926.45元的時間均在2007年4月18日以后,最遠的一筆取款離程某起訴離婚時間也就1年5個月時間,其余取款時間均在2008年,有的甚至在程某提出離婚訴訟之后,所以,此款應認定為夫妻共有存款并在分割財產時一并予以考慮。再者,程某是2008年9月16日向原審法院起訴離婚的,如果程某知道邱某之前的取款數目之大卻沒有在離婚訴狀或有關證據中提及,顯然不符合常理。邱某在中國農業銀行廣州市大沙支行及中國建設銀行廣州黃埔支行的存取款情況是經原審法院向銀行查詢后得知的。故原審法院據此認定程某對邱某在上述銀行的存取款情況毫不知情,邱某有隱藏和轉移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根據《婚姻法》第四十七條的規定,邱某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可以少分或不分。根據《婚姻法》保護婦女、兒童和老人的合法權益的規定及考慮到程某曾患乳腺癌,尚未度過復發的危險期,現仍需堅持吃藥治療,費用較大,而程某又辦理了內退手續收入較少的實際情況,財產分割時應對程某給以照顧。至于程某提出的患病前購買了重大疾病保險及婦女互助安康保險并得到保險金共25000元,已用于購買基金和股票,要求該保險金歸自己所有,邱某認為此款已用完而不同意。因該款已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做了處理,原審法院不再作出判決。案件受理費由程某、邱某共同分擔。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條第二款、第二十一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九條、第四十七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十七條、第二十條之規定,原審法院于2008年12月10日作出判決如下:一、準予程某與邱某離婚;二、婚生兒子邱XX隨程某生活,邱某從2008年12月起每月負擔邱XX的撫養費800元至其高中畢業時止,期間邱XX的學習費用和醫療費用憑有效單據由程某、邱某各負擔一半;三、夫妻共同財產:黃埔區黃XX東路1XX號大院4X號20XX房歸程某所有;黃埔區XX大道1XX0號7XX房歸邱某所有;四、黃埔區黃XX東路1X號大院4X號20XX房內的財產:東芝牌29寸電視機一臺、愛妻牌全自動洗衣機一臺、西門子牌電冰箱一臺歸邱某所有;海爾牌電腦一臺、海爾牌2.5匹空調柜機一臺、海爾牌小1匹空調機兩臺、布藝沙發一套、餐臺一套及房內的其余財產歸程某所有;五、程某名下的公積金67307.49元歸程某所有,邱某名下的公積金96395.45元歸邱某所有,六、程某名下的定期存款73000元歸程某所有,邱某名下的定期存款62689.58元歸邱某所,邱某已取走的存款145926.45元歸邱某所有;七、程某名下的基金:博時增長、華商領先、鵬華價值、荷銀效率、交銀藍籌前、長信金利、嘉實海外基金、易基價值成長基金、廣發聚豐基金、中海成長基金歸程某所有;邱某名下的萬科A股票、風華高科股票及股票帳號資金余額3125.36元歸邱某所有;程某、邱某委托陳暢購買的股票市值6196元歸程某所有;八、向中國平安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投保的千禧紅A(652)人壽保險(躉交了10000元保險費)有關權利和義務由程某享有和承擔;九、夫妻共同債權5000元歸程某所有;十、駁回程某、邱某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6179元由程某、邱某各負擔3089.5 元。
              判后,邱某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事實和理由:一、原審法院在處理邱XX的撫養費問題上適用法律不當。原審法院判決邱某每月負擔邱XX的撫養費800元,又判決邱某負擔邱XX一半的學習費和醫療費。該判決確定的撫養費數額過高,而且屬于重復判決。根據《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七條的規定,邱某應負擔的撫養費依法應掌握在每月500元為宜,最高也不能超過690元,但原審法院卻無視相關規定和邱某的實際收入,作出了超出其應有裁量權的判決。同時,根據《婚姻法》第三十條的釋義,撫養費是生活費、教育費、醫療費的總稱。因此,原審法院不能判決邱某既負擔撫養費,又判決邱某另外承擔學習費和醫療費。二、原審法院將邱某起訴離婚之前的取款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缺乏法律依據。原審法院認為“邱某從2007年4月18日至2008年9月30日在中國農業銀行廣州市大沙支行及中國建設銀行廣州黃埔支行的取款共計184529元,除轉存外的38602.55元外,其余取款145926.45元應認定為夫妻共有存款并在分割財產時一并予以考慮。”原審法院作出上述認定的理由主要有四個:一是程某否認知道邱某為其母交納了社保金和其他款項的使用情況,邱某又無證據證實程某知情;二是邱某為其母交納的社保金和支付的律師費屬非因日常生活需要,需取得雙方一致意見;三是邱某最遠的一筆取款離被上訴人起訴離婚的時間也就1年5個月,其余取款時間均在2008年;四是邱某的上述賬號是法院查詢后得知的,程某在起訴時沒有提及。邱某認為,該認定錯誤,理由如下:1、邱某為其母交納的保險金不是商業保險,是過渡性醫保金,繳納該費用既是響應國家建立社會醫療保障的號召,又是保障邱某的母親在年老時病有所醫,邱某的繳費行為實際上是在盡自己的贍養義務,該費用的支出屬于日常必需的開銷。而且根據《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17條的規定,因贍養義務所產生的債務,應以夫妻共同財產清償,由此可以推出,因贍養義務所需的費用,應從夫妻共同財產中支付,因此,邱某用夫妻共同財產為其母交納社保金,完全符合法律規定。上述若干意見還進一步規定:“一方未經對方同意,擅自資助與其沒有撫養義務的親朋所負的債務,應由一方以個人財產清償”。由此也可以結出這樣一個結論,夫妻一方資助有撫養義務的親人所支出的費用,是不需要以另一方的同意為前提的。2、邱某因程某的起訴而聘請律師,屬于邱某需要提供法律幫助,因此所產生的費用也屬于正常開銷。3、《婚姻法》第四十七條規定:“離婚時,一方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債務企圖侵占另一方財產的,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對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債務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離婚后,另一方發現有上述行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財產。”該條款是針對“離婚時”的有關行為進行規定,不能作擴大化的解釋,將離婚前的取款行為視為隱藏或者轉移財產。無論邱某取出的款項有多大,也不管取款的行為距離離婚訴訟的時間有多長或者多短,只要取款行為是發生在起訴之前,該筆款項就不能再作為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原審法院將一年前的取款也列入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明顯于法不符。理由如下:1)《婚姻法》有關夫妻財產分割的條款均使用“離婚時”的表述,由此可見,婚姻法中的夫妻共同財產,是指離婚訴訟時現存的財產,在起訴時雙方存在什么財產,法院就對什么樣的財產進行分割,對于起訴時已經不存在的財產,只能認定是夫妻存續其間的共同支出,不能再行分割。2)在夫妻關系存續其間,任何一方都有權對夫妻共同財產進行消費,包括存款。而在正常生活中,夫妻間需要到銀行取款時,幾乎都是由夫妻中的一方所為,不可能一方到銀行取錢時,還要另一方一同到場,因此,邱某一方取錢的行為是非常正常的,不能以此就認定取款是邱某一方的個人行為。3)夫妻之所以能夠存續,主要是基于雙方互相信任和依賴。夫妻一方到銀行取錢后,將錢用消費或者交予對方,不可能要求對方出具一張收據或者一份確認書,但一旦夫妻之問的矛盾到了離婚的地步,為謀取利益,則必然會出現互相不信任或者不認帳的情形。因此,在認定已支取的銀行存款是否應列入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時,不能因一方取款后無法提交證據,證明對方知情或者認可,就認定該取款是被其所侵吞。4、程某起訴時,邱某的上述帳戶內已沒有存款,程某沒有提及是理所當然的事。法院查詢的行為是依法調查,但調查的結果顯示,邱某的賬戶是注銷的帳戶,而且帳戶內并沒有存款,帳戶記載的取款記錄是發生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因此,法院查詢后得知上述帳戶這一事實,不能證明、也不能代表邱某就有轉移或者隱藏財產的行為。三、原審法院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有違法律規定,顯失公平。依據原審判決結果:邱某只分得361422.39元,占夫妻共同財產的29.38%,程某卻分得868525.29元,占夫妻共同財產的70.62%,懸殊巨大。邱某認為,1、《婚姻法》第十七條規定:“夫妻對共同所有的財產,有平等的處理權。”人民法院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首先要考慮的是雙方的平等權。對此,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8條也有明確規定。即使原審法院在具體處理時有所差別,也不是放棄平等原則,隨個人的主觀臆斷進行分割,優先考慮女方。2、我國有關“保護婦女合法權益原則”的立法本意是,舊中國長期受封社會的影響,婦女的合法權益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漠視,為了強調不能歧視婦女的合法權益,才從立法的角度確立了“保護婦女合法權益的原則”。但不能因此拿著“保護婦女合法權益的原則”,損害了男方的合法權益。在婚姻法的審判實踐中,最能具體體現“保護婦女合法權益原則”的法律規定,是《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13條,該條明確規定:“對不宜分割使用的夫妻共有的房屋,應根據雙方住房情況和照顧撫養子女方或無過錯方等原則分給一方所有。分得房屋的一方對另一方應給予相當于該房屋一半價值的補償。在雙方條件等同的情況下,應照顧女方。根據該條規定可見,在貫徹“保護婦女合法權益和照顧女方原則時,并不是以犧牲男女平等原則和邱某極大利益為代價的。但原審法院卻將該原則簡單的理解為女方多分,男方少分,將高價值的房屋判歸程某,并無須支付補償,還將其他財產多判給程某。3、“程某有病”不能成為其分得大部分財產的理由。原審庭審已查明,程某雖然有病,但已治愈,處于康復期,而且程某有社保保障;程某雖然已內退,但仍有收入,而且收入水平與邱某相當。在此情況下,程某主張離婚的請求得到法院的確認后,其生活不但不會因離婚而受到影響,而且還有經濟保障,因此,原審法院據此對財產分割作出相差甚遠的判決,明顯沒有事實依據。綜上所述,原審法院在認定和處理夫妻共同財產時適用法律錯誤,所作出判決顯失公平,明顯偏袒程某,損害了邱某對夫妻共同財產所享有平等權。邱某上訴請求:1、依法撤銷原審判決第二項,改判為“婚生兒子邱XX隨程某生活,邱某從2008年12月起每月負擔邱XX的撫養費600元至其高中畢業時止。”2、依法撤銷原審判決第六、十項,改判為:“1)程某名下的定期存款73000元、邱某名下的定期存款62689.58元歸邱某所有;2)程某向邱某補償180551.45元。3、本案一、二審的訴訟費用由邱某和程某各承擔一半。
              程某答辯稱同意原審判決,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查明事實與一審查明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關于雙方婚生子邱煒智撫養費的問題,一審法院考慮廣州市現實生活水平狀況及雙方財產狀況,酌情判決邱某支付800元每月的撫養費并無不當,本院對此予以維持。而關于邱煒智從2008年12月起至其高中畢業止期間的學習費用和醫療費用憑證報銷問題,因邱煒智即將高中畢業,該數額不大,一審的處理并無明顯不當,本院對此予以維持。
              關于夫妻財產分割問題,針對邱某提出27843元已經為其母親繳納社保費不應作為夫妻共同財產分割的問題,因邱某支取該款項并未征得程某同意,而且邱某繳納社保費是為其母親日后享受社會保障而于現在所作一次性支出,該費用性質不同日常的贍養費用支出,離婚后,程某不再負有贍養邱某母親的義務,因此對于邱某未經程某同意為自己母親繳納27843元社保費用不應認定為夫妻共同生活的支出,一審對此認定正確,本院予以確認。而關于邱某提出2008年9月29日、30日所取的10057.71元已經用于支付律師費用,不應作為夫妻共同財產分割的問題,邱某因本案訴訟聘請律師支出費用明顯不屬于夫妻共同生活性質支出,一審將其作為夫妻共同財產的處理正確,本院予以維持。邱某于2007年4月18日-2008年9月30日期間在中國農業銀行廣州市大沙支行以及中國建設銀行廣州黃埔支行取走145926.45元,距離程某提出離婚訴訟時間不長,而且該款數額巨大,與邱某自己主張收入不高的情況不符,而且其中數次取款都是數額巨大,與一般日常生活支取使用的情形不符,一審法院將上述財產在分割時一并考慮并無不當。至于邱某提出“離婚時”分割財產應僅限于程某提起離婚訴訟之時現存財產不應涉及以往的問題,因離婚訴訟是雙方矛盾積累一段時間后才會產生,一審法院在處理雙方財產時考慮程某提起離婚訴訟之前時段邱某上述取款行為并作出處理并無不當。此外,上述取款是否邱某的個人擅自行為的問題,從雙方起訴答辯情況來看,雙方之間矛盾較深,財產問題更是雙方焦點,程某未在訴狀和有關證據中提及可見其對于上述財產情況并不知情,是一審法院向銀行查詢后才知曉。一審法院綜合考慮上述情況以及程某曾患乳腺癌,尚處恢復期等情況,在分割雙方財產時適當照顧了女方權益,并無違反法律規定之處。對一審法院有關財產處理,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受理費6179元由邱某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梁XX
            代理審判員  李X明
            代理審判員  X 健
            書 記 員  鄭XX

                本站資深婚姻律師范林剛律師認為:本案審理中,法院認定贍養老人的義務不及于離婚后,所以在離婚前以贍養一方老人名義支付的大額社保費用屬于動用夫妻共同財產,離婚時應當由一方補償,該認定符合法律精神。同時,離婚時處分夫妻共同財產是否意味著只有在提起離婚訴訟后處分才是違法的,而離婚訴訟前不算,對此,二審法院作出了合理的解釋,實際上起訴離婚訴訟前,有準備的一方早就已經開始為轉移夫妻共同財產作準備,如果機械的理解“離婚時”等同于“離婚立案時”這一時間段,將不利于法律的正確含義解釋,現實中大多是在準備離婚前的一段合理時間會存在轉移處分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發生。因此,本案二審的審理是較為正確的。

            站內聲明:本網站旨在宣傳法律和普及法律知識而成立,系非營利型網站。本網站中部分圖片和文字轉自互聯網并已注明出處,
            如版權人認為不妥可來電或來函提出,本網站隨即停止轉載和使用。此外,如需轉載本站原創或律師署名文章,請來函告知且注明出處。另本站網頁設計風格,欄目排列等均系獨創受著作權法保護,任何網站不得盜用,否則追究賠償責任。
            Copyright © 2005-2015 king-lawyer.com All Righi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王牌律師網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京ICP備15065143號
            Email:goodyour#sohu.com(#號替換成@)  電話:010-52663198 傳真:010-59626918
            本站關鍵字:北京離婚律師 北京房產律師 離婚律師事務所 北京律師網 離婚手續 律師在線咨詢 首都律師
            本站網絡實名:王牌律師網
            關閉
            河南快三